辦好特別教育須落實好“特別”政策

時間:2019年06月27日  信息來源:中國特教網 錄入:admin

  

《中國青年報》報道,辦學25年的南昌三聯特別教育黌舍快辦不下去了,黌舍與門生的發展出路成了題目。這所民辦特校成立時,招了周邊農村的300多名聾啞孩子,聾人校長何興武在無聲的25年里,有力地幫扶了許多殘疾門生家庭。而今黌舍第六次搬家,到了環境惡劣的城鄉接合部。因為學費收不上來,黌舍窮得“賬上一向是負數”。

看到如許的消息,信賴每一位讀者都會從內心發出呼聲,給殘疾人更多幫助,給特別教育更多關懷。殘疾人是一個特別困難的群體,必要格外關心、格外關注,周全建成小康社會,殘疾人一個也不能少。

黨的十九大提出“辦好特別教育”,新時代特別教育迎來新的發展機遇,也面臨新的發展義務。這些年來,特別教育發展進入了快速發展階段。特別教育的辦學水平、辦學規模、教育管理、基礎設施、師資隊伍、教學質量等都取得了明顯成就,改革開放40多年來,殘疾門生漸漸從曩昔的“沒學上”到“有學上”,再到現在許多地區漸漸實現了“上好學”的目標。

成績的取得來源于各項普惠加特惠政策的落實,《殘疾人保障法》《殘疾人教育條例》和《第二期特別教育提拔計劃(2017—2020)》等一系列法律法規和政策措施的推進加快了我國特別教育的發展步伐,同時我們也應該清醒地看到,政策落實中還必要攻堅克難。

《人民日報》曾發表一篇題為《四問特別教育:“如何呵護折翼的天使”》的報道,對融合教育、特教師資、體系體例機制、醫教結合等特別教育難點熱點題目發出關切的聲音,特別教育界曾經就此“四問”開展了熱烈的討論,回響至今不絕于耳。對照近年各地媒體報道的情況,我們看到依然不時有題目門生被“請”出教室,特教先生待遇得不到落實等情況發生,各地區在相干政策的推進落實上,照舊存在肯定差距,還有深條理題目必要解決。

2018年殘疾人事業發展統計公報表現,截至2018年底,全國已有殘疾人康復機構9036個,康復機構在崗人員達25.0萬人。雖然沒有殘疾門生在民辦黌舍或機構進行教育康復的數字,但是通過對比,我們照舊可以知道人數不少。民辦黌舍、康復機構在殘疾人事業發展中起了很大作用,愛心辦學、艱難維持的何興武校長及先生們處境也應該得到更多政策鼓勵和社會力量的關心與幫助。

英國殘障社會模式理論的創始人邁爾·奧利弗說過一句發人深省的話:“相干研究的目的不在于把沒腿的變正常……而是營造一種社會環境,使得有沒有腿都是不相干的題目。”理解這句話,我們就能了解真正改變殘疾門生命運,改變特別教育教師困境的癥結。

新時代,要改變滯后的觀念,要讓特別教育成為撬動社會文明提高的一個支點,必要家長的努力、教育的推進、社會的改變。精確熟悉殘疾人,客觀公正地評價殘疾人的價值,既關注到殘疾門生身體的損傷,更關注到他們所處環境的停滯,以及由此影響到發展機會的缺失。我們必要通過政策設計,提供合理便利,提供最少受限定的環境。我們要了解殘疾門生所必要的,就是能夠按照本身的身心特點活出最好、獨有的本身。

我們期待何興武校長及先生們,招收到的門生不再是“家里多余的人”。我們期待身邊的人都能把殘障看作是一種常態和人類多樣性的一部分,而非特別及怪異的征象。我們期待每一個門生走進校園、公園以及其他公共場所,不會由于看到一個有殘障的伙伴、有殘障的先生,或者有殘障的路人而驚恐。我們應該曉暢,題目不在于有殘障的門生或先生、有殘障的路人出現,而在于驚恐自己。

(作者系江蘇省蘇州工業園區仁愛黌舍校長)

《中國教育報》2019年06月25日第2版



(作者:佚名 編輯:admin)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