聾人亮相TEDx:上帝按下靜音鍵,他選擇用手發聲

時間:2018年11月26日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錄入:admin

聾人亮相TEDx:上帝按下靜音鍵,他選擇用手發聲

11月17日,主題為“城市命運共同體”的TEDx陸家嘴 2018年度大會成功在梅賽德斯奔馳文化中心音樂俱樂部舉辦,2位聾人的到來為這場思維和命運碰撞的盛會增添了幾分震撼和感動。


聾人電影節

Film festival for the deaf


“我叫鄭小三,手語手勢是這樣!”在專業手語翻譯唐文研老師的聲音下,TEDx觀眾走進了這位聾人的世界。


他穿著深藍色細條紋的牛仔褲,沒有任何手表飾品,在上臺的前十分鐘,他屏氣斂息的傾著,一直在用手舒緩著胸口,最后的前五分鐘仍不忘用手語和唐文研交流PPT翻頁的事情。


剛過去的9月28日在聾人圈是個大事,這一天是國際聾人節,這一天也是鄭小三帶領他的聾人團代首次舉辦了“首屆2018上海國際聾人電影藝術展”,聾人電影藝術展展出包括聾人題材影片,聾人藝術攝影,電影制作工作坊,聾人聯誼晚會等,共計展示來自奧地利、德國、英國、法國、加拿大等地的聾人文化影片近百部,吸引了國際各界聾人導演、演員、電影藝術展組織者以及國內外聾人社區領導參加共計近千人參觀了藝術展,作為首屆成功舉辦的聾人電影藝術展,是當之無愧的中國聾人盛會。

 


2018上海國際聾人電影節活動現場。 攝影/趙梁 (聾人)  


很難想象,這是一場全程由聾人志愿者、聾人電影團隊、聾人藝術家、聾人觀眾、聾人攝影共同策劃的電影節,這些聾人核心就是鄭小三。




鄭小三&故事


創辦上海國際聾人電影展,幫助中國成百上千萬的聾人實現他們的夢想如同攀登一個大山,這塊大山壓在聾人導演鄭小三身上整整一年。從流水線工人、搬運工到學習 3D設計,微電影制作……隨著學習的不斷深入,鄭小三逐漸摸索出一條自己想走的路。


2017年5月,鄭小三憑著自己指導剪輯的《單身情歌》手語MV獲得了2017年“英國聾人電影節最佳藝術片獎”,這也是中國第一部由聾人團隊制作的手語MV,此后,鄭小三拉起了一只聾人隊伍,希望以此幫助更多的聾人朋友。

 

不同于人的直觀感受,為了剪輯MV,在空蕩蕩的機房里,鄭小三會把音響音量調到最大,靠腳來感受高音和低音時地面的不同震動,以此來把握節奏;同時他還對比原唱視頻波形圖和拍攝時音樂波形圖,一幀一幀地剪輯制作。


從建設網站到籌備資金,幕前幕后整個籌備經歷了無數次的困難。但最終,憑借著聾人的力量,完成了這樣一個壯舉,讓海內外聾人刮目相看。電影節的舉辦證實了,聾人可以和任何人一樣,只要努力,都可以實現自己的夢想。



鄭小三,這個”聾人英雄“。在他的身上有很多令人驚訝的“第一”:獲得英國聾人電影節最佳藝術片獎的第一人,舉辦大陸地區聾人國際電影展的第一人,也是在國內演出市場首開音樂劇“手語場”先河的第一人。



在TEDx活動的中場,播放了上海國際聾人電影節的最佳紀錄片和最佳導演獎作品。


BEST DOCUMENTARY最佳紀錄片


Deaf Girls Monologue (China) WINNER 

《聾女獨白》(中國)獲獎


BEST DIRECTOR最佳導演


Silent Version of Water Scene, Qiao Shengxiang (China) WINNER

《無聲版水圖》喬晟祥(中國)獲獎




張鵬&手語詩

 Designers, entrepreneurs, deaf , artists


在TEDx的另一位聾人叫張鵬, 張鵬不僅是一位自強不息的聾人,更是一名手語工作者。


早在2008年,張鵬曾是武漢舉行08北京奧運圣火傳遞活動的火炬手。


這些年,張鵬全部重心投入到聾人手語事業中,值得注意的是,張鵬曾是國家手語研究中心國家通用手語標準研究課題組成員。


手語也有“方言”。就拿“錢”來說,有的地方手語是做捻鈔票的動作,有的地方則是用拇指、食指捏成小圓圈。在國家通用手語研究中,課題組成員的3/4為力殘疾人,他們來自全國12個省市,體現了手語第一使用者在研究中的主體地位。“各地力殘疾人坐在一起,語言政策研究人員、熟諳手語的高校科研人員和聾校教師參與其中,大家針對每個打法進行交流,從不同角度比較、分析每個手語動作,最終形成共識,這就是通用手語的主要詞匯。”這個階段,更加堅定了張鵬專注手語研究中的信心。


全國遴選了12個手語采集點,基本囊括七大方言區不同的民族地區,這些采集點將定期采集新鮮的手語打法,不斷充實國家通用手語詞匯庫。“國標”的制定還充分考慮了其利于信息化、適應國際交流與合作等問題,使其不僅能運用于日常生活,還能更好地適用于電腦、互聯網等領域,便于在國際上交流,從而促進殘疾人信息無障礙發展。


2018年7月,張鵬成為中國第一位受邀赴韓國國立國家語言院講授和詮釋最新《手語詩》的中國聾人,代表中國聾人的新風貌,前往韓國進行手語演講。


當張鵬將健全人以語言文字表現的詩歌、酣暢淋漓的用手語描繪詩歌的浪漫與情懷時,當張鵬將詩韻以身體語言描述時,所有學員和他一起進入了詩的意境和遠方。張鵬和主辦方都沒有想到,《手語詩》的受歡迎程度遠遠超過了預期,而將詩的意蘊帶給聾人所收到的效果更是讓在場所有人始料未及。成功的演講、成功的詩意傳達,超越了不同國家語言文字的障礙,讓手語也登上了藝術的巔峰。


走進《聾人》

 Walking into deaf culture


聾人的世界是怎么樣的?

Kathleen B. Schreiber的〈獨特的我們〉或許是最好的描述。


到爽朗笑聲,我看見微笑臉龐  

到匆匆腳步,我看到裊裊身姿     

到歡愉問候,我看到伸手友善 

到警報長鳴,我看到燈光閃閃     

到歌聲飄揚,我看到雙手舞動     

到風聲呼嘯,我感到和風習習     

到雀鳥嘰喳,我看它優雅飛翔     

你的世界是聲音律動,我的世界是靜音無限。



在接觸他們之前,我曾描述過一段聾人看世界的話語“沒有四大天王的歌曲、不到“媽媽”的呼喚,我以為他的世界無聲無樂,但進去了才知道無聲世界有滋有味”。


9月28日,我打開了電影節劇場的門,我走進了聾人世界,我去了聾人俱樂部,觀看了聾人表演,我甚至全程觀看了參展的“無聲版水圖”、“聾女獨白”,接待我的是人趙小軍教授和Eric,看到電影精彩處我會像在電影院一般振臂歡呼,絲毫不用顧及周圍人的感受,因為觀眾們都是聾人,隨下來的兩天我越來越融入聾人世界。


有趣的是,“中國有中國手語,美國有美國手語,每個國家的手語一點兒不一樣”,在電影節現場,居然有人抱怨她們甜膩的南方手語口音 ,就像我日常在嘲笑某地的方言一樣,原來,中國聾人和國際聾人是無法交流的,而大部分的中國聾人觀眾不會英語,這就像中國和外國人打交道的第一批人,只能用肢體語言交流“指手畫腳”。

 

TEDx活動的中午,我們一行共聚用餐,期間,張鵬用手語表達了他的觀點,在世界早期的發展歷史,人類還處于類人猿的時代,古人靠手勢來傳達溝通意見,以此形成群居狩獵,而后才慢慢產生語言,中國手語歷史悠久,但是正式的聾人教育卻是四百多年前才發展的。

 

和聾人吃飯時,盡管他不到你的聲音,但他會邀請、他會用手語去提示你這飯菜不錯,這像是反過來的某種文化,我成了被照顧的人,“這種努力溝通的方法是很有趣的”,鄭小三說:“你要用盡一切方法去理解和被理解。”


我慢慢意識到聾人不是力不健全,他們是一種文化,而且是被驗證可行的文化。


這不是我的文化,我從來沒想過去加入這種文化,但我很欣賞這種文化,對聾人朋友而言,他的價值就如同中國儒家文化、拉美文化或猶太文化,某種程度上甚至可以和中國文化相媲美。


沒錯,上帝給他們按下靜音鍵,他們選擇用手抒寫自己的文化。


(作者:佚名 編輯:admin)
延伸閱讀: